两个月后,做完髓移植手术的夏林已经痊愈出院回家收拾行李,准备以凌太太的身份入住凌异洲家。而一旁的贾菲却因为凌异洲今日没有亲自接夏林出院而一直喋喋不休。但作为当事人的夏林却认为凌异洲能够在自己住院的两个月内,做到日日亲自前来探望,已经仁至义尽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出院只要有闻立就可以了。看到自己的好友才与凌异洲结婚短短两个月就已经对其赞不绝口后,贾菲不免劝夏林一定要把握好尺寸,与其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还不如将不可能的爱情转变成亲情来的实际。

另一边,凌异洲的青梅竹马,星安娱乐集团的小公主安然学成回国,却不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凌异洲前来接机,而不免心情有些低落。虽然安然一直在安慰自己凌异洲在忙,但还是无法安心与楚炎一同共进午餐,直到楚炎答应午饭后带其去见凌异洲,她才终于露出了笑容。

闻立奉命将夏林送到了她和凌异洲的婚房,向管家黄婶简单交代后,便先行告辞。通过与黄婶的交谈,夏林得知凌异洲的父亲早已去世,母亲改嫁,现在凌异洲的亲人就只有凌奶奶一人。将夏林送到二楼卧室门前,黄婶也先行退下,夏林便理所当然的走进了面前的房间,却不知这乃是凌异洲的卧室。

夏林正在收拾衣物,却见凌异洲洗完澡后径直站在自己身后,不免吓了一跳。就在此时,安然和楚炎不请自来,并在没有敲门的情况下就推门而入,看到凌异洲和夏林举止暧昧的站在一起时,不免大发雷霆,却被凌异洲要求去客厅等候。

待凌异洲收拾妥当带着夏林下楼见客时,安然早已平静了心情,却被告知面前的这个陌生的女人并不是凌异洲的朋友,而是他的新婚妻子后,不免再次大发雷霆。见此时的楚炎仍对夏林充满敌意,凌异洲贴心的将夏林支开,并亲自为其解决二人。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凌异洲竟然此时已经为人夫后,安然再也受不了打击,而选择暂且离开。

见凌异洲竟然大方的将自己介绍给他的朋友,夏林为了自己的事业,极力劝说其隐婚,却遭到了对方的无情拒绝。另一边,从楚炎口中得知了夏林的背景后,安然不明白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怎样会虏获凌异洲的芳心,而心有不甘的决定要将自己的凌异洲哥哥从夏林手中夺回。

楚炎回到家,不料养父因听说他竟带着安然去见凌异洲后,十分恼怒竟动手打了他。原来楚父一直想借楚炎联姻来扳倒凌氏集团,却不想自己一手带大的楚炎并不听命于他。

半夜,夏林因口渴又不想打扰大家,而悄悄下楼找水喝,却受到一旁的凌异洲的惊吓,而被苹果砸伤了脚。凌异洲看到后,不免十分心痛,竟亲自为其冷敷。

尽管夏林已经成为凌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但她仍坚持继续自己的十八线演员事业。这不,夏林才刚刚回到天艺娱乐,就因在事业上升期请了两个月的假,而被经纪人狠狠训斥,但她却意外从经纪人口中得知现在公司内有一个陪尹霜霜走红毯的机会。夏林本想凭着自己的实力争取一番,却不料被经纪人一盆冷水从头浇下。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夏林刚刚从经纪人办公室出来,就遇到了自己在公司内的头号死对头楚炎,面对楚炎对于自己的百般刁难,夏林只当其是因自己和凌异洲关系而打翻了醋坛,不欲与其纠缠下去。但不料楚炎却抓住自己不放,自己刚要反击,不巧经纪人来找楚炎,她只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就此离开。

下午,夏林正与贾菲一同商讨对付凌异洲的方法,却被一旁的小偷盯住。贾菲见夏林如此舍命的追赶小偷,不解就夏林钱包内的一点钱,何必如此。却不知那里面装着凌异洲早饭时刚刚送给夏林的不限额黑卡。就当二人准备去警局报警之时,小偷竟双手将夏林的钱包奉还,且钱包内的钱财分文未少。

傍晚,凌异洲带夏林去奶奶家吃饭,不料安然和楚炎也刚巧在此。听说二人已经领证结婚,凌奶奶虽然感觉意外,但仍十分开心。席间,并不熟悉凌异洲口味的夏林却十分凑巧的每每夹中的都是凌异洲最不爱吃的食物,但却都被凌异洲坦然的吃了下去。

饭后,面对凌异洲的询问,楚炎坦然自己并不喜欢满腹心机的夏林,并希望凌异洲也能尽快看清夏林的真实面目,却遭到凌异洲的无视。面对凌异洲对夏林的一往情深,楚炎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揭穿夏林的真面目,而故装难受的想要留宿在此,却遭到了凌异洲的果断拒绝。一旁真正满腹心机的安然故意与夏林示好,并成功的与其成为了好友。

心情不好的安然从凌异洲家出来后,便拉着楚炎去酒吧买醉,并坦然自己不但非凌异洲不可,还会想尽办法将其从夏林手中夺回。

刚刚嫁给凌异洲就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两个情敌的夏林,只好找贾菲倾诉苦水。为了弄清凌异洲的性取向,贾菲建议夏林亲身尝试一下。好奇心被其充分吊起的夏林只好按照贾菲的计划进行,而一旁的凌异洲的表现,又每每验证了菲菲推测,这不禁让夏林更加误会凌异洲是喜欢楚炎的。为了进一步验定贾菲的推测,夏林决定灌醉凌异洲后套话,却不料凌异洲还没醉,结果酒量不佳的自己却先醉了,还主动亲吻了凌异洲。

一觉醒来,夏林因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并非是自己昨晚睡前所穿的那件,才想起昨晚自己醉酒一事。看看时间,凌异洲应该早就去公司了,夏林存着侥幸心理本想出来觅食,谁料才刚出了卧室门,就遇凌异洲迎面相撞。提起自己喝断片一事,夏林本想为自己的冒失向凌异洲道歉,启料凌异洲竟宣布从今以后,家中禁酒。想到昨天才刚刚宣布的门禁,夏林好奇到底这个家中到底还有多少禁忌,却被告知一切都要看她的表现随时更新。得知自己身上的睡衣乃是黄婶帮忙更换的,夏林才终于安心坐下来享受丰盛的早餐。而与此同时,凌氏集团内,全体员工都因从未迟到早退过的凌异洲今日突然迟到,而议论纷纷。

早饭过后,在凌异洲的一再坚持下,夏林终于妥协,答应让其送自己上班,但是为了不暴露自己已婚的事实,夏林请求凌异洲将车子停在了公司附近。但还是险些被对凌异洲充满兴趣的尹霜霜抓个正着,还好夏林机灵,及时躲在了座椅侧面,才躲过此劫。

本来今日夏林来公司就是为了与尹霜霜一起走红毯的事情的,但却不料在电梯之内又遇到了自己的冤家对头楚炎。因为楚炎出手弄乱了夏林的发型,夏林才不得不去洗手间内稍作修饰,却意外得知原来尹霜霜真的对凌异洲存了不该有的心思,并正在到处打听凌异洲的喜好。听到此消息,夏林突然有了拿下红毯资格的妙招,随后她将自己认识凌异洲的事情在公司内传扬开来,并成功吸引了尹霜霜的注意。作为交换,夏林答应帮忙打听凌异洲的喜好,但却未想到,竟然在黄婶和凌异洲口中都未打探到丝毫有用的信息,无奈之下,夏林只好买了一个与凌异洲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变形金刚玩具送给尹霜霜。

第二天,本以为得到了凌异洲最爱玩具的尹霜霜立刻拉上夏林来到凌氏,邀请凌异洲与其一同出席自己的电影发布会。见凌异洲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尹霜霜示意夏林将手中的变形金刚拿出。看到自己的妻子竟然为了一个走红毯的机会,就轻易将自己出卖,凌异洲异常愤怒,但是多年混迹商场的他还是将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并未表露自己的情绪,只是暂且离开。来到会议室门外,凌异洲听到尹霜霜竟然因为此事责怪夏林后,还是不忍看到她被责难,而再次返回会议室,并成功为夏林解了围。

尽管夏林获得了和尹霜霜一起走红毯的机会,但是内心的负罪感折磨的她惴惴不安,本想给凌异洲买条领带谢罪,却不料竟晚了一步,被别人捷足先登。得知此条领带就剩这么一条后,夏林只好跟购买了它的顾客协商。得知夏林是想用这条领带向吵架的男朋友谢罪后,此人竟大方的将这条领带送给了夏林。

晚上,凌异洲刚刚回到家就听黄婶说今天夏林因心情不好,一直将自己闷在房中,就连晚饭也没有吃。见凌异洲并没有来看自己,就直接回到书房内,夏林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了进去,向其解释了今天的事情,并将领带送给了凌异洲。虽然凌异洲因为此事生了一天的闷气,但看到夏林此时的表现他也不想再追究下去。提起白天自己看到夏林并没有随时佩戴婚戒的事,夏林表示会尽量答应凌异洲的要求,却在凌异洲的提示下想起自己醉酒那夜竟主动亲吻了他后,羞愧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安然约夏林陪自己一起逛街,夏林想到自己还未为走红毯购买鞋,便也选了一双。结账之时,夏林没想到这家店的东西竟贵的离谱,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购买能力,本想放弃,却在安然的坚持下,无奈掏出了凌异洲送给自己的无限额透支卡。而此时的凌氏集团内,凌异洲收到了夏林的刷卡信息后,不但心情大好,还赦免了宣传部犯错的下属。

天艺娱乐公司内,夏林因同事的陷害弄脏了品牌商赞助的礼服,不但不能上场,还而面躺进此品牌黑名单的威胁。无奈之下,夏林只好给身边的好友发去了求助信息,却只有贾菲一人找到了类似款的礼服。

发布会门前,夏林没有等到贾菲,却等到了自己名义上的老公凌异洲。从贾菲口中得知夏林遇到困难时,没有向自己救助后,凌异洲十分气愤,但得知夏林腰被撞伤后,凌异洲却再次投降,拿出了自己为其准备的礼服。原来凌异洲为了给夏林救场,竟然买断了赞助商此款设计和销售链。换上新礼服后,夏林本以为自己这下终于可以陪着尹霜霜一起走红毯了,却无奈在上场前自己高价买回的高跟鞋竟然断跟,自己注定将错过此次走红毯。

晚上回到家,夏林正因错失此次曝光的机会而悔恨不已,却不料凌异洲竟然贴心的进来为自己敷药。看到夏林为了事业竟如此努力,凌异洲建议她公开和自己的关系,但却遭到了夏林的拒绝。虽然夏林十分渴望成功,但却不想利用和凌异洲的绯闻而串红。见此,凌异洲答应隐婚,但是为了增加二人相互了解的时间,也为了瞒过凌奶奶,夏林必须每天早上都和凌异洲吃早餐。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